二胎 房屋二胎 二胎房貸 二胎房貸利率 民間二胎 房貸請洽0975-751798賴經理 http://bossbank.com.tw/

內容來自hexun新聞

武鋼養豬引發國企經營多元化之爭

CFP供圖學術爭鳴核心提示武漢鋼鐵集團計劃在未來5年拿出300億元人民幣投資於包括養豬、養魚在內的非鋼領域。一時之間,“武鋼養豬”成為媒體和坊間熱議的話題。事實上,進行多元化經營的大型國企並非武鋼一傢,去年寶鋼集團的凈利潤中,有一半來自非鋼業務。大型國企應不應該進行多元化經營?其利弊何在?本版特約專傢撰文討論。背景鏈接紅利耗盡致國企利潤下滑本報訊 財政部企業司日前公佈的數據顯示,2012年1~2月,全國國有及國有控股企業實現利潤同比出現下降,其中,中央管理企業累計實現利潤總額同比下降19.8%,地方國有企業累計實現利潤總額同比下降10%。上一次出現利潤負增長是在2009年初。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企業所副所長張文魁認為,改革紅利和重化工業紅利已被耗盡,是本次央企利潤下滑的主要原因。根本的解決辦法是讓國有企業與市場經濟實現真正融合。上世紀末的國企改革,使很多央企卸掉瞭“包袱”,激活瞭自身機制,創造瞭利潤上升空間,但是,這波改革帶來的紅利已經耗盡;另外,從2002年開始,中國進入重化工業時代,國有企業中的大型央企享受到瞭這一領域的紅利。目前來看,這一波重化工業紅利的周期已從波峰到達波谷,其鼎盛階段已經過去。(據財新網)反方養豬與產業升級背道而馳宗濤武鋼是否該養豬的爭論,要點在於武鋼作為大型國企的身份標簽。網易的丁磊養過豬,國際投行高盛也大手筆投資過養豬業,但對他們的討論主要限於其決策是否明智,但沒有人質疑它們能否養豬。非限即入,民間資本有這個自由。然而,就國有企業本質來說,武鋼顯然不該涉足養豬業,甚至連鋼鐵業也應該逐步退出。而正是因為缺乏必要的退出機制,武鋼才出現被迫養豬的尷尬。那麼,國有企業應該做什麼?可以做什麼?主流的說法是國有企業進入的產業是關系到國計民生的,筆者認為這還不夠準確。因為,大多數商品都關系到國計民生,這個說法過於籠統。理論上,國企應該存在於一些自然壟斷行業、涉及國傢戰略利益的產業,或者是一些基礎性產業。簡單地說,國企應該做民營企業不願做或者做不好的產業,這些產業通常是一些盈利困難但社會確實需要的產業。顯然,按照這個標準,鋼鐵業或者本身就不在國有企業必須進入之列。如果說國企鋼鐵企業在一定時期有存在的必要,那麼這種必要性也在動態地減少。鋼鐵業是國民經濟的基礎,投資規模大,技術含量高,配套設施復雜,在鋼鐵業發展之初,國有企業憑借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能夠實現跨越性發展。這也是中國鋼鐵業高速發展的原因所在。然而,目前中國鋼鐵業已存在大量產能過剩,行業利潤率下滑,甚至不少國企出現虧損,在這種情況下,國有企業引導產業發展的必要性已經缺失。相反,更多地讓民營企業進入鋼鐵業會提高產業效率,就像當年的紡織等行業一樣。可以設想,如果是民營鋼企,不賺錢就減產甚至關閉是很正常的,國有企業更應該如此。按照國際鋼鐵業標準,中國鋼鐵企業的數量應該大幅減少。但正是因為鋼鐵業被國有企業主導,減產和關閉才如此之難。這本身就是違背優勝劣汰的市場規律的。既然武鋼等國有鋼鐵企業盈利不佳,那增加非主業收入是不是必然的選擇呢?武鋼放下身段去養豬,觀念上的轉變很不容易。除瞭養豬種菜,武鋼的想法是在非鋼產業上重金砸下390億元謀求發展,還計劃開展代為接送幼兒園孩子,甚至疏通下水管道等業務。問題是涉足這些行業與國有企業的本質背道而馳。武鋼的這些產業拓展主要是為瞭賺錢,並且很可能是短期性的行為。現在,相比鋼鐵業,養豬等“副業”成瞭“高盈利”行業,所謂一公斤鋼材價格抵不上四兩豬肉。但眾所周知,養豬業的周期性很強,波動很大,顯然等到瞭養豬不賺錢的時候,武鋼可能又會撤離養豬業。如果投資失誤,損失也不用決策者自己背。武鋼養豬美其名曰“產業多元化”,但其實難副。從相關資料看,武鋼養豬的理念與多元化無關,反而有主輔倒置之憂。國際資本高盛、國內資本復星集團,都涉足養豬業,但這完全是一種投資概念。而武鋼養豬的初衷是,武鋼的後勤集團擁有大量餐飲、賓館類業務,內部市場較大,養豬可以自產自銷,有朝一日,可以開拓外部市場。接送幼兒園孩子、疏通下水道的考慮大致也是如此。因而,武鋼養豬不是一種資本運作的概念,相反有可能走回“大而全”的國企老路。產業多元化應該是現有主業的合理延伸,而不是一個看似賺錢產業的大雜燴。武鋼領導每次談到發展非鋼產業的爭議時,總喜歡舉出德國最大的鋼鐵產業集團蒂森·克虜伯及日本最大的鋼鐵公司新日鐵做榜樣。蒂森·克虜伯的非鋼產業占50%份額,其中電梯制造成為全球三大生產商之一;新日鐵非鋼份額也占總規模的40%左右。但是,國外鋼企的多元化經營是在現有主業的基礎上,而武鋼涉足養豬和其他行業與鋼鐵業沒有產業上的關聯,給人更多的感覺是要解決企業員工的吃喝住行問題,或者至多是把別人從員工吃喝住行中賺的錢,自己掙瞭。筆者認為,武鋼應對經營壓力還有兩條路可以選擇。一是減產,二是轉型。第一條路可能會涉及到職工下崗,領導也會擔負經營不善的罵名,但在上世紀90年代,國有企業也是經歷過減員增效、主輔分離等改革歷程的。事實證明,退出某些領域是正確選擇,能夠提升資源配置效率。從這個角度說,國企要規劃好退出機制,如果該領域被證明產能過剩,央企過於擁擠,或者民營企業完全有能力勝任,那麼央企應該退出讓位。不僅資金可以退出相關領域,其產業也可以減產或交給民營。第二條路和武鋼養豬看似有點關聯,但這裡的轉型更多地是指產業的升級優化。中國粗鋼產能明顯過剩,但特種鋼、高端鋼依然大量依賴進口。在日本、德國等發達國傢,鋼鐵業規模還是不小,並不一定就是夕陽產業。國有鋼鐵企業要走出困境,不是要養豬,而是要在技術和產品上有所創新,不能指望靠養豬幫助企業度過所謂暫時困難。如果武鋼不走第二條路,就難免會走上第一條路。(作者為經濟金融學者)正方“養豬不務正業”是危言聳聽金山稍微具備經濟學和會計學知識的人都能看出,武鋼“萬頭養豬場”的投資隻占390億元總投資的九牛一毛,但為什麼對“武鋼養豬”持不支持態度的占瞭多數,筆者認為這其實是隱藏在養豬背後的國企是否應該實施多元化經營戰略之爭。就筆者看到的評論而言,反對央企實施多元化經營戰略的主要觀點在於:1.類似“武鋼養豬”之類的投資過於偏離主業,與國資委要求央企專註於主營業務的政策背道而馳。2.養豬這種與主業偏離較遠的“多元化”經營, 市場風險較高,會造成國有資產的損失。3.央企的多元化經營戰略是挾龐大的國有資本入侵瞭民營企業的經營范圍,屬於與民爭利。然而,事情真的有這麼嚴重的後果嗎?筆者看來,有些觀點過於危言聳聽瞭。首先,我們要看看武鋼是在什麼背景下做出多元化經營戰略決定的。匯豐銀行發佈的3月份匯豐中國制造業采購經理人指數(PMI)初值為48.1%,比上月終值49.6%回落1.5個百分點,為連續第五個月處在50%的枯榮分水嶺下方。國傢統計局公佈的數據顯示,1~2月份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凈利潤同比下降瞭5.2%。這些都預示著中國經濟增速放緩,工業企業經營困難,利潤下滑較快,具體到中國鋼鐵企業還面臨著進口鐵礦石價格居高不下的困境。鋼鐵行業整體利潤進一步萎縮。在這種需求減少的背景下,生產得越多,如果不能銷售出去,反而會擠占企業大量的資金,造成企業經營更加困難。當然有些觀點認為國內未來5年的特鋼需求將超過5000萬噸,鋼企應該把資金用於技術創新,生產高附加值鋼材,加快產業結構調整,並以定位於高端板材產品的寶鋼為例來加以證明。但是在國內經濟整體不振的情況下,作為耐用消費品的汽車的銷售一樣會受到不利影響,並傳遞到上遊的鋼鐵行業。而且,武鋼並非沒有這方面的投資,也已經成功試軋屈服強度為500兆帕的薄規格高強結構鋼,並獲得汽車生產企業的訂單。因此,在國內經濟增長趨勢放緩,作為周期性產品的鋼鐵產能嚴重過剩的情況下,鋼鐵生產企業根據產業發展狀況,適度的調整生產和投資計劃,這是無可厚非的,不能因為這個企業是大型國企就要求它虧本也要生產。此外,鋼鐵企業在削減產能的同時,必然會伴隨著部分在崗人員的下崗分流,如果不能妥善安置好這些下崗人員,必然會給他們帶來生活上的壓力,而通過實施多元化經營戰略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決部分下崗人員再就業問題的。其次,投資養豬這樣偏離主業的產業一定存在市場風險,會造成國有資產損失嗎?筆者認為未必如此。企業實施的多元化經營戰略主要有兩大類型。一是關聯型多元化(也叫水平多元化),即企業的多元化隻擴及其原來經營的產品和行業相關聯或相近的領域;二是無關聯多元化(也叫跳躍式多元化),即企業進入與其原來主營的產品和行業並無關聯或相距較遠的經營領域。世界五百強公司中有許多存在多元化經營,這其中既有基於核心能力的關聯型多元化,也有無關聯多元化。從武鋼集團非鋼產業投資的方向看,其大多數的投資還是集中在鋼鐵產業的上下遊產業,例如鋼材深加工、礦產資源開發、資源綜合利用等。即使作為無關聯產業的生豬養殖,武鋼集團也是通過對集團自身和所在城區對豬肉需求的審慎考察基礎上做出的決定,且投入的資金比例相當小。並且,進入像養豬這樣一些無關聯企業,完全可以采用所有權和經營權分離的方式,僅僅作為一種資本投入,從全國范圍內招聘此類產業的技術專傢和公司高級管理層,將這些產業良性經營下去。第三,央企多元化經營戰略是侵犯瞭民營企業的經營權利,與民爭利嗎?我們經常可以在媒體上看到一些學者呼籲政府要放開一些國有壟斷行業的管制,允許民營經濟進入,對此筆者是深表贊同的。以此類推,在非壟斷性行業,難道就可以認為央企的進入是入侵瞭民營經濟的經營范圍,必須加以禁止嗎?正確的態度是在這些行業,不應該去過分強調企業的性質,隻要這種競爭是公平公正的,隻要這傢企業的進入能夠促進整個行業的發展,為社會提供更加豐富和便宜的產品,帶來人民福利水平的提高,那就應該持支持態度,鼓勵企業之間良性的競爭。因此,由“武鋼養豬”這一事件所引發的國企多元化經營戰略之爭可以結束瞭。應該認識到包括武鋼在內的鋼企加速佈局非鋼產業,謀求多元化經營的戰略顯然屬於企業對自己當前和未來發展道路的一種自我決策行為。隻要國企在多元化戰略的實施中認清自身的實力,時刻警惕多元化可能帶來的風險,培育企業的核心競爭力,最終為企業和社會創造更多的價值,我們對於這種企業行為就應該報以一種寬容的態度,不要因為其國企的身份而嚴加苛責。(作者單位為廣東金融學院)

新聞來源http://news.hexun.com/2012-04-02/140017865.html

    文章標籤

    二胎

    全站熱搜

    zzjj5br51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